当前位置:

北京时间7月26日消息,国外媒体今天撰文指出,雅虎这艘巨轮的沉没令人扼腕叹息,但是这家公司的悲剧早在梅耶尔担任掌门人之前就已注定。由于两位创始人杨致远和大卫·费罗缺乏果断的决策力,雅虎先后错失收购谷歌和Facebook这样的互联网后起之秀,再加上公司管理层不断更迭,这家互联网先驱沦落到变卖核心资产的地步,也就不足为奇了。

以下为文章全文:

作为一家公司LOGO后面有个感叹号的门户网站,雅虎漫长且悲伤的故事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Verizon Communications已同意以48.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的核心资产。在过去5个月的拍卖中,Verizon Communications始终是出价最高的公司。

今日悲剧早已注定

雅虎CEO梅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将协助公司进行过渡,直至这笔交易完成,然后带着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的现金与股票离开。所以,我们不必为她的离开而哭泣。但是,肯定会有不少人对梅耶尔四年任期内未能拯救这家公司而对她大加批评。这种看法对梅耶尔来说是不公平的,因为雅虎的衰亡并不是完全是她的错。至少,雅虎的两位创始人杨致远和大卫·费罗(David Filo)难辞其咎。

梅丽莎·梅耶尔

雅虎的早期成功故事现已成为硅谷的一个神话。作为1994年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的两位高材生,杨致远和费罗创建了一个名为“杰瑞与大卫万维网使用指南”(Jerry and David’s Guide to the World Wide Web)的网站。它就好像是人们认识一个未知数字世界的图谱,让网络冲浪者立即就喜欢上了。第二年,雅虎获得了红杉资本的投资,接着挖来摩托罗拉前高管蒂姆·库戈(Tim Koogle)担任CEO。

此举其实也是当时企业界的流行做法——挖来一位经验丰富的掌门人,然后早早上市。尽管杨致远和费罗以“雅虎酋长”的身份(名片上印着的头衔)退居幕后,但他们二人依旧密切参与雅虎运营事务。作为雅虎技术部门负责人,费罗推出了第一版本的雅虎搜索服务,主导了雅虎重要的技术架构的创建工作。杨致远则主要负责战略决策,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他力主让华纳兄弟联席CEO特里·塞梅尔(Terry Semel)接替库戈。

塞梅尔带来了一个原生媒体高管团队,如今这些人早已在硅谷是鼎鼎大名,比如职业社交网站领英CEO杰夫·维纳(Jeff Weiner)、教科书出租服务Chegg CEO丹·罗森维格(Dan Rosensweig)。这也成为雅虎后来出现的“人格分裂”这个长期问题的根源:即它究竟是科技公司,还是媒体公司?雅虎高管们守护着也许是当时互联网世界最宝贵的资产,在加州圣塔莫尼卡和桑尼维尔之间穿梭,试图做到鱼和熊掌兼得。

缺乏果断的决策力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科技公司的成功秘诀:创始人必须性格坚毅,也许他们不太受欢迎,但必须做出艰难的选择,做出一些可能不得人心的豪赌。例如,在雅虎押注媒体业务的岁月里,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却向当时并不赚钱的在线零售业务扩张,亚马逊也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股价不断承压,而且还不得不进行裁员,但最终催生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云计算业务——Amazon Web Services。

与此同时,谷歌的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请来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担任CEO,但作为“三驾马车”,他们二人也参与公司业务,首创了利润丰厚的文本广告业务——这种业务与网络搜索是相辅相成,而不是像雅虎横幅广告那样分散客户对原有业务的注意力。

在二十一世纪初期,雅虎最大的错误就是意志上的失败。塞梅尔曾被誉为是来自好莱坞的“生意人”,正如弗瑞德·沃格斯坦(Fred Vogelstein)在《连线》杂志上所写,他本可以在2002年收购谷歌。另外,雅虎还接近于在2006年收购Facebook——据大卫·柯克帕特里克(David Kirkpatrick)在《Facebook效应》(The Facebook Effect)一书中披露,由于Facebook财报令人失望,塞梅尔将报价从10亿美元调低至8.5亿美元,此举让本就不愿意出售Facebook的公司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彻底打消了这一主意。

科技公司的生存之道

这些收购交易可能是那种颇具冒险、效率低下的举动,也遭到雅虎投资者的反对。但是,互联网公司有时的确需要一位雷厉风行、独断专行的创始人,做出一些不受欢迎的事情。例如,佩奇就曾主张谷歌在2006年收购了当时仍处于亏损状态的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扎克伯格也在2012年收购了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当时外界普遍认为Facebook的报价过高。然而,这恰恰是科技公司的生存之道——敢于冒风险。

由于对塞梅尔不满,杨致远最终在2007年取而代之,但事后看来,或是因为优柔寡断,或是不愿意做出一些艰难选择,他本应该在当时解雇更多员工,将资源投入到技术方面和新兴的智能手机革命。不过,杨致远人生最大的败笔是,拒绝了雅虎收到的最丰厚的报价之一——微软在2008年提出以450亿美元大手笔收购雅虎,时任微软CEO的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想借此与谷歌进行较量。

在一张如今被视为雅虎衰落写照的图片中,杨致远与佩奇和布林坐在同一张桌子,用手挠头,这种动作或许是对来自北方的大型软件公司的示好举动视而不见。这张照片是在爱达荷州太阳谷的Allen & Co.科技大会上拍摄的,表明杨致远依旧不清楚当时谁是雅虎真正的敌人——不是鲍尔默或忠实的Windows拥趸,而是坐在一起聆听杨致远教诲的谷歌人。

杨致远与大卫·费罗

不愿再去冒风险

在此之后,步履蹒跚的雅虎更是每况愈下,先后聘请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和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执掌公司,想要重新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行业杀出一条血路。在不断外泄的信件中,雅虎高管抱怨公司战线拉得太长,资源分配于各种失败的产品上。由于创始人在关键时刻缺乏果断,雅虎不仅在战略上失去了方向,而且在企业文化上也陷入了迷茫。雅虎不乏会计、律师和产品经理这样的人才,但他们的任务是消除风险,而不是勇于承担风险。杨致远和费罗均不愿对此发表评论。

杨致远和费罗的确做出过巨大的贡献。2005年,在杨致远的精心策划下,雅虎完成了堪称是其历史上最赚钱的一笔交易:将雅虎中国业务卖给了阿里巴巴,同时对后者投资10亿美元。他因为这笔交易而声名大噪。但是,杨致远的权威并不能持久。2012年,杨致远由于一个灾难性决定而退出公司董事会——他先是聘请PayPal前高管斯科特·汤普森担任CEO,后来发现汤普森学历造假又将其辞退。至于费罗,他则在一个缺乏忠诚的时代,成为一个对企业忠诚的象征。费罗在梅耶尔掌管雅虎大权后加入董事会,外界一致认为他是一个令人感动的人物。

但到那时,雅虎以前犯下的错误的恶果开始逐渐显现出来。也许是因为机会稍纵即逝,虽然在梅耶尔的领导下,雅虎进行了大胆的收购或押注新产品,但都未能结出硕果。梅耶尔的一些举措也令人匪夷所思,比如她在2013年斥资11亿美元收购社交网站Tumblr,但与雅虎收购的诸多公司一样(如Flickr),Tumblr同样快速陨落,这可能是因为雅虎的土壤中没有足够的养分让任何一家创业公司发展壮大。

当然,有人会将雅虎的许多失误归咎于梅耶尔。但现在,雅虎在互联网行业已成为一个古老的传说,其得失成败将会由商学院学生来研究。我们该为雅虎哀悼了。再见了,雅虎!(编译/清辰)

来源:凤凰网


标签:亚洲品牌网阅读次数: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