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洲品牌联席主席、神玉艺术馆馆长王伟斌

“愿力大力,无愿难行”,在最近一次的公司年会上,亚洲品牌联席主席、神玉艺术馆馆长王伟斌写下一首诗,再谈公司使命。从十几年前因为偶然与玉结缘至今,他在文化产业里已耕耘8年,守持并实践着一个大愿:弘扬中国玉文化。

“君子五德玉皆有之,玉文化的核心是仁、义、礼、智、信,提炼为一个字就是和。从巫玉时代、王玉时代到民玉时代,玉为祭器、为礼器、为佩、为饰,八千年唯一没有断代的文化就是玉文化,可以说,一部玉文化史就是一部中华文明的发展史,玉是中华文明传承的载体,是中华文化的特殊符号”,王伟斌说。从以前玉和石头分不清,到现在说起玉来头头是道,玉文化已然浸润着他的整个生命。

在北京北三环安华桥附近的神玉艺术馆里,几百件藏品在灯光下熠熠动人,其中不乏绝世佳作,每一件似乎都在讲述着一段历史。

“面对这些藏品,我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守护者,百年之后这些珍宝是属于社会、属于国家,属于整个中华民族的。如何更好的把这些藏品的民族文化、艺术精华挖掘出来,是我的使命和责任。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公益的艺术馆,将近八年时间免费向社会开放,接待了几十万人次。”王伟斌说。


在王伟斌的理解中,这些藏品都是有思想、有生命的,不单单是一件艺术品,还包含着很多深刻的人生哲理,“比如那件雪中送炭翡翠摆件,从艺术上说是一种大美,化腐朽为神奇,雕工精细、寓意美好,而大美的背后就是助人的大善、大爱、大德、大道,具有中华民族的普世价值,所以最终也成为神玉艺术馆馆标的创作原型。”

但如何让历史悠久的玉文化走进普通百姓的生活?王伟斌认为,必须走产业化道路,用商业理念为公益事业注入长久生命。但他也坦言,文化是美好的,产业是残酷的。文化产业本身具有重资产、投资周期长等特点,商业模式难创新难落地。“文化创意产业最大的价值是内容为王,所以神玉艺术馆的创新着力点在于把每件藏品不单看作是一件作品,而是作为一个IP,用创新思维挖掘其商业价值。”

近年来,神玉艺术馆逐渐摸索总结出自己的产业化道路,具体而言就是将文化故事化、故事娱乐化、娱乐生活化、生活产品化、产品体验化、体验标准化、标准复制化。目前,围绕中国玉文化,神玉艺术馆已经构建出文化旅游、文化传媒和文化产品三大核心产业版块。并将搭建“一带一路”神玉文化论坛、神玉艺术馆全球理事会、神玉慈善基金会等多个公益交流平台。

在文化旅游方面,位于海南省保亭县的“海南神玉岛”成为其创新实践的样本,这也是国内首个以中华玉文化和生态文化为核心主题的世界级旅游度假区。融合文化生态旅游景区、健康养生度假基地和主题精品酒店集群三大业态为一体,开创全球首家以山水雨林为展厅的中华玉器艺术馆的同时,推出热带雨林自然生态博物馆、苗文化风情小镇、神玉儿童乐园等多种旅游产品;打造以“怡养源”为核心运营品牌的国际顶层健康养生度假基地,提供多维健康管理中心、神玉书院、神玉别院等文化和度假产品。

另外昆明神玉文化园也在建设中。其坐落于云南省昆明市滇池畔,占地面积 5.48 万平方米,与云南民族村隔湖相望。包含神玉艺术馆、神玉书院酒店、神玉儿童乐园等部分,预期年接待量超过 200 万人次,成为昆明最大的文化旅游中心,联动滇池、海埂公园、云南民族村,形成聚合效应,成为中国面向东南亚的“中华文明之窗”。

“当前传统旅游正逐渐向度假旅游过渡,未来更多的是生活体验旅游,神玉岛就是把艺术资源和传统的自然资源、娱乐资源、少数民族资源结合在一起,打造具有创意的旅游产品。从简单的观光旅游、度假旅游变成文化体验、探索体验的互动旅游,挖掘旅游的刚性需求”,王伟斌说。例如围绕“雪中送碳”这一藏品,就可以变成景区的一个场景,在热带景区里突然飘起鹅毛大雪,用声光影音讲述楚怀王思及天寒,为百姓送碳的故事。

2015年7月,保亭神玉文化园首工程动工,计划总投资超过百亿元,项目一期规划面积为6800亩,生态控制范围约3万亩。一期预计将于2016年9月正式对外开放,成为保亭北部经济发动新引擎,海南中部旅游度假爆破点。

随着文化在产业上的落地,神玉书院、神玉岛等产业实体逐步成型,王伟斌也在玉文化中收获满满。在他的微信朋友圈中自书一偈:自心自性自如来,自栽自种自然开,自修自显悟其妙,一进一出一痴呆。

“经常有朋友会问我最喜欢哪个藏品,哪个藏品最值钱,以前也许还有这样的分别心,现在真的觉得每一件藏品都是精雕细刻,承载着文化和艺术在里面,都很宝贵,是伟大的个体生命。”王伟斌说。

对于他而言,8年之后,弘扬玉文化的大愿是具体的,实在的,那就是打造玉文化体系,依托产业,影响更多的人,创造快乐健康的幸福生活。


标签:亚洲品牌网阅读次数:695